ANIMAL






※BL向。

※完全的大崩壞。

※有捏…大概吧。

※田花味氣息重。

※完全的大灑糖。

 

 

 

 

 

愛情筆記本















一年級的走廊外聽見了七班的現代歷史老師在趕課的聲音,這禮拜就要考試了但是自己的課程卻達不到考試的範圍,老師講的口沫橫飛。




阿部隆也玩弄著手上的自動筆,按了幾下筆後旋轉了兩圈,臉上的表情似乎吐了一口氣,他眼睛的視線不是課本而是一本小小的筆記本。
一、二、三、四…阿部翻開了嶄新的第五頁,他已經認識三橋有一段日子了啊。


一手拖著腮子,一手似乎在猶豫著要寫什麼。






對了…今天早上練習時三橋告訴了自己的體重…是



「五…五十………五。」三橋站在休息區裡頭,對著阿部比了一個五的數字,三橋好像有些開心。
「喔,你終於會吃東西了啊?」阿部一屁股坐下了板凳上,專心的卸下捕手的護具。
「呃……」三橋喜悅的表情又褪了下來。


阿部慣性的吐了一口氣,「我沒有生氣。」
他伸出手摸了摸三橋溫暖橘色的髮,那對三橋滿溢的寵愛感毫無保留的顯露在阿部的臉上。
「…阿部?」三橋本來下彎的嘴角又往上揚了,他很開心,因為阿部好像不討厭自己。






還有十分鐘就要下課了,阿部神遊回來。


他在筆記本上寫了今天的日期,然後在旁邊又寫了

55公斤















田島吃著本來是午餐的麵包,現在才第二節下課但自己的肚子已經在作響。
「三橋啊,你喜歡阿部嗎?」

(噗!!!!!!!!!!)九組的教室就是傳出了這種聲音。

三橋聽見了這個問題,把原本要下肚的牛奶又噴了出來,慌張了手腳但卻沒有打算回答田島的問題。
「呃…三橋你這樣好髒唷…」好顯剛才沒有太靠近三橋,不然滿臉都是牛奶,而且還會有唾液在裡頭。
三橋緊張得拿出了衛生紙,把剛才的地方擦了乾淨后,又慌張了。






「三橋喜歡就要說啊!!!!」田島拍了桌子,讓原本就很緊張的三橋從椅子上摔了下來。

喜歡嗎、阿部…?摔下來的三橋眼神有些迷惘,這個問題在他的心中此刻無解。

「你沒事吧,三橋…」田島拉起了三橋,不過有必要那個過度的反應嗎?像他就很喜歡阿梓,阿梓還不都接受了!(那是你一廂情願的說法吧?)
田島靈機乍現,開心的語氣:「這禮拜是段考週…星期六不是沒有練習嘛?」三橋帶著羞澀的表情點了點頭,隨後露出不解的表情看著田島,一旁的田島開心的笑著卻什麼都不跟三橋說,他拿起手機傳了一封MAIL給他親愛的隊長。













七組的午餐時候,水谷以自己的桌子為中心,把阿部、花井的桌子都般了過來,再然拿出他的便當放在桌上,心情似乎很好的說。
「阿部,你星期六有空嘛?」花井從袋子中拿起了自己的便當。
「嗯…沒有,怎麼?有什麼事嗎?」阿部的嘴裡已經塞了好幾口的麵包。

「悠、喏…田島問我們要不要去他家過夜?」花井泛紅著臉問著阿部。
阿部還沒回答就被水谷先答去了,「為什麼?田島家不是很多人嘛?」
「伯母帶著他們家的人一起去泡溫泉了,悠一…不、田島說他一個人顧家會害怕,希望我們過去過夜。」


這個口痴的傢伙。悠什麼悠啊!阿部思忖著。


「好啊好啊!我想再去玩枕頭大戰,叫田島準備多一點枕頭啊!!!」水谷想起春天那時在山上練習的那個夜晚,他最喜歡的餘興節目就是這個了。

花井不理會那個不重要的人物(?)他把視線移動到阿部的身上。
「不打擾的話就可以。」阿部吃完了他第一個午餐的麵包,吃完一個麵包的新紀錄:一分鐘。

















星期日的天空很藍,棒球隊的一行人來到了田島悠一郎的家裡,大家用著驚奇的表情望了望田島的家,大概與三橋家差不多大,不過外頭的院子比起三橋家的略小了些。


「哇哇,好可愛的倉田鼠。」榮口看著客廳裡桌櫃上的籠子。
「你家是開動物園唷…怎麼還會有鸚鵡跟狗…。」花井傻眼的望著那隻好像有點年紀的狗。
那隻有些年邁的狗緩慢的走著,眼皮下垂著幾乎快看不到眼睛,他走到了三橋的腳下就停了下來,依偎在三橋的身旁。
怕狗的三橋瞬間石化,只有淚汪汪的眼睛正像雨般落下。


「老梓,快過來你嚇到三橋了!!」田島正打開窗簾讓陽光進來家中,那隻名為『老梓』的狗好像聽的懂田島的話語似的,他踏著沉重的腳步離開了客廳。


難怪田島這麼像動物…恩…?老梓…?花井暗忖的同時也發現了不對勁,其他隊員早就已經噗哧的大笑出來。


「去你的!!!為什麼他叫梓!!!!!!」花井向前揪住了田島的衣領。
「他哪叫梓啊!梓在那。」田島比了比那隻站在籠子中的鸚鵡。「跟你說,狗狗叫老梓,鸚鵡叫阿梓、倉鼠叫小梓!!!」田島笑嘻嘻向花井報告。

「你給我改名!!!!!!」

其他隊員哄堂大笑。

 



「喂,你沒事吧?」沒有跟其他隊員一樣去嘲笑那對夫妻(?)阿部看著石化的三橋。
阿部的手抓著三橋比其他投手纖細的手臂,試著把三橋的魂叫回來。

有種暖意從手臂上傳來,三橋的魂似乎才拉了回來。「阿、阿阿…部…。」看見阿部那麼靠近自己,他不禁緊張了起來。
「呼,真是的,都已經跟你認識了快半年了,你還是沒習慣嗎?」阿部搔了搔頭,對於三橋的緊張非常的不滿意。
三橋的臉瞬間又刷了下來,滿臉陰沉的樣子。


阿部君,是不是討厭我…?


「我沒有討厭你!!」阿部在三橋的耳邊怒吼著。
認識他半年了,三橋的表情他大概也看的懂三橋在想什麼,不過用看的有需要花個一年半載的時間研究,非常的很費時,他希望三橋能親嘴告訴他。



「我希望你能把事情全部告訴我,不管是想法還是什麼…」阿部道著。
「嗯…」三橋看了看阿部認真的神情,他的兩頰浮現紅暈。

 







「田島你太誇張了吧!!!!」水谷紅著臉站在田島的房前。
房中非常的髒亂,書包什麼的都丟在底板上,更誇張的房中推滿的都是成人書。

田島開心的走了進來,不過進去是用跳了,他跳過那些雜亂的物品,然後在床底下拿出了兩箱箱子。
「你要看嗎,這可是我的寶貝唷!」田島說著。
「…好好好、…不不不不用了。」水谷開心的語氣隨後轉為害怕的口吻。
田島的背後浮現了一個好大好大的人影。


「田島!!!你的房間也太亂的吧,還有這是什麼!!!」花井捏著田島的耳朵,一副興師問罪的樣子。
「啊啊啊、好痛啊,梓!!!」

「給我收乾淨,還有你居然會有這麼多這種東西!!!!!」花井非常不開心,可能是因為他有潔癖症,看到如此髒亂的地方非常的生氣,又或者是那些成人書…。
「痛啊,梓,我最愛你了啦!!」
「閉嘴!!」





今天晚上十個人要擠進田島的房間裡睡覺,田島的房間滿大的但是礙於個人不好的習性,不過經過阿梓大老婆的整理下,房間變的非常非常的…不像田島神的房間。


「啊啊啊啊,看我的!!!」田島很快的丟了三個枕頭過去,蟬連得獎者是三橋先生。

「啊…啊。」三橋雖然被丟了,但臉上卻很開心,他拿起了那三個枕頭往田島那方向一丟,卻丟著了水谷。
「三橋!!看我的!」


一夥人拿著枕頭你丟我打著,笑聲與某人被枕頭丟的聲從田島的房間傳了出來。








田島的房間電燈突然關了下來,一夥人都玩瘋了也玩累了,就這樣大家就倒地就睡。
















「三橋…你睡了嗎?」阿部輕聲的說。
「啊啊………還、還沒…阿、阿部。」原本趴著的三橋抬起頭來,看著一旁的阿部。



阿部突然伸出手,撫摸著三橋柔軟的髮,然後緩慢的靠近三橋,嗅著他的氣息。
房間過於黑暗,不然阿部鐵定會發現三橋的臉頰已經紅的不像話。

三橋…突然想起田島之前跟他說的話…








如果對方撫摸著自己時…這時候就該主動!









…主動…是是、是嘛?















那不是阿部的錯覺,那是真實的、確實的、實際的…有著暖熱的溫度。
三橋居然在親著自己,況且現在旁邊還有其他人在…怎麼會…。


那渴望已久的唇邊居然自己送上門…
阿部貪婪的伸出舌,在三橋的嘴裡游移,手也不規矩的在三橋的背後…不過…












阿部止住了親吻,他推開三橋,起身離開房間,丟下了三橋一人在那。



三橋眼眸露出非常不解,明明就照了田島所說的做了…為什麼…阿部還會…?
他腦子裡唯一可以解釋的原因…只有




阿部君…一定很討厭他。









三橋捲起身子,一個人暗自在房中抽泣著。

















「三橋最近都吃的很少耶…」
「對啊對啊,而且最近練習時也常常恍神…」
「是不是…跟阿部吵架了啊…」



阿部快要聽不下去了,他忿忿的打開了更衣室的門,看了看剛剛嚼舌根的那幾個人一眼後,撇開視線,換下自己的練習球衣。


他解開了第一個釦子時,花井說:「那個阿部…你到底跟三橋…」

他回答:「我不知道。」
根據他的猜測想法…應該是上禮拜六的晚上…那件事吧!那個蠢傢伙!




接著他解開了全部的釦子後,田島吐了一句:「一定是因為前天你拒絕了嘛!」




拒絕?田島你在說什麼!難道…





阿部整個臉都黑了,看著花井正極力的摀住田島的大嘴巴,他猜到了…田島和花井大概那時都還沒睡吧…。

「像是我如果這樣的話,梓就會乖乖的…啊、痛!」田島被花井打了一拳。







阿部換上了制服後他從櫃子中拿出了一本筆記本跟書包。

「花井,今天不跟你們走了。」
「嗯,祝你好運。」花井一笑。


離開了更衣室後,田島似乎有些不開心。
「你幹麻?」
「哼。」
田島像是個小孩子,脾氣很倔。


「嘻。」花井又笑了。
「可惡,梓你笑什麼!」人家可是很認真的在生氣耶!

「那你又不告訴我,你在生什麼氣?」
「喏…嗯,誰叫阿梓都不對我那樣笑。」


花井聽到了,露出了一個笑靨。

















黃昏之時,橘色的暖光從九組的窗戶外照了進來,班上的人都已經放學了,但三橋卻仍呆在自己的位子上不走,原因:外頭有一隻惡犬。
他假裝在找課本,其實全部的課本早就已經被他不知道丟到哪了。



總不能一直等著吧。



「三橋。」
「是!」三橋驚訝了一下。


阿部從教室的外面走了進來,然後走向三橋的面前,看了看三橋的表情,讓他感覺到自己又好像在欺負他…其實根本就不是!!
他把手上的筆記本給了三橋,三橋則是愣了愣的看著那本筆記本。


「看啊!」居然連這個也要催促。
「是!!!!」
















今天贏的第一場比賽,跟三星的。
贏的不只是分數,還有那個原本對三星念念不忘的傢伙。
希望能在為他付出,然後也希望他對自己可以更加的依賴。



有時候真的是敗給他了,為什麼總是那麼的讓人生氣。
雖然都是小事,滿可笑的。



那個傢伙的手為什麼…總是那麼都冷。
我好想握緊他。



三年不受傷不生病的約定,哼、挺可笑的。
不過這卻給我有種不賴的感覺。



我沒有要生氣,只是他總是一直不講,我真的真的很想知道他的心在想什麼…
乾脆讓我挖了他的心吧!!



為什麼!!總是不能跟三橋搭上話!!
或許脾氣真的得改掉,這樣或許才能跟田島一樣和三橋說話。



那小子的頭毛還滿柔軟的,很好摸。
有種摸小動物的感覺…或許說根本就是吧。



他是真的害怕自己嘛…那我乾脆去整容算了。



那傢伙今天變肥了,終於會吃東西了。
這樣也好,至少比較不會病。









看到這裡,三橋不解的歪著頭看著阿部,好像就跟阿部說,為什麼要拿這本日記給他?



「你還是不懂嘛!!」阿部的臉已經漲紅了,畢竟那是第一次…給別人看那種私密日記。

阿部搶走三橋手上的筆記本,翻了兩頁,那是昨天根本就無心寫日記,亂翻亂寫的字跡。










三橋廉三橋廉三橋廉三橋廉三橋廉三橋廉……很喜歡你!
我好害怕…我會忍不住…。








「耶…耶!!…?」
是夕陽的惡作劇嘛?總覺得阿部的臉比平常紅很多。




「不要懷疑,這些寫的都是…」
「都、都都…是…」三橋認真的聽著。





「你。」










阿部話一落,不差一秒的覆上了三橋的唇,他昨晚就一直懷念著他的唇畔,他多麼希望仍可以在跟他纏綿…




等等…還沒完。





「…嗯、阿、阿部…喏…」三橋滿是漲紅的雙頰。

「怎麼、難道你不喜歡我嘛?」說完馬上又堵住了小嘴。








「嗯、嗯…好、喜歡。」















尤其是筆記本上的…好、好可愛…喔。

 

 

 

 

--------------------------------------------------------------------------

 

這就叫做完全崩壞呀呀呀ˇˇˇˇˇ

(抱頭奔淚)我怎麼會寫這種文呢呢呢??

而且寫田花時,整個很開心。

 

 

 

創作者介紹

曌良不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nepu0316
  • 歐歐~腐女就是不崩壞
    會起笑的人噢

    ((((拍拍手!!!
    你終於......長大了(啥?)
  • 去使啊,你有資格說我嘛?糟糕小姐

    曌良不良 於 2009/02/01 11:31 回覆

  • ㄏㄏ我是誰
  • 靠杯我A3食不下去啊!!!!!!!!!!!!!!
  • 嘎嘎,娘娘別出口成髒好嗎(自己還不是一樣。
    A3是王道好嗎?(正經
    葉三太甜食不下去啊~~~~~~~~~~~~~~

    曌良不良 於 2009/03/01 12:5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