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IMAL






目前日期文章:200901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BL向。

※完全的大崩壞。

※有捏…大概吧。

※田花味氣息重。

※完全的大灑糖。

 

 

 

 

 

愛情筆記本















一年級的走廊外聽見了七班的現代歷史老師在趕課的聲音,這禮拜就要考試了但是自己的課程卻達不到考試的範圍,老師講的口沫橫飛。




阿部隆也玩弄著手上的自動筆,按了幾下筆後旋轉了兩圈,臉上的表情似乎吐了一口氣,他眼睛的視線不是課本而是一本小小的筆記本。
一、二、三、四…阿部翻開了嶄新的第五頁,他已經認識三橋有一段日子了啊。


一手拖著腮子,一手似乎在猶豫著要寫什麼。






對了…今天早上練習時三橋告訴了自己的體重…是



「五…五十………五。」三橋站在休息區裡頭,對著阿部比了一個五的數字,三橋好像有些開心。
「喔,你終於會吃東西了啊?」阿部一屁股坐下了板凳上,專心的卸下捕手的護具。
「呃……」三橋喜悅的表情又褪了下來。


阿部慣性的吐了一口氣,「我沒有生氣。」
他伸出手摸了摸三橋溫暖橘色的髮,那對三橋滿溢的寵愛感毫無保留的顯露在阿部的臉上。
「…阿部?」三橋本來下彎的嘴角又往上揚了,他很開心,因為阿部好像不討厭自己。






還有十分鐘就要下課了,阿部神遊回來。


他在筆記本上寫了今天的日期,然後在旁邊又寫了

55公斤















田島吃著本來是午餐的麵包,現在才第二節下課但自己的肚子已經在作響。
「三橋啊,你喜歡阿部嗎?」

(噗!!!!!!!!!!)九組的教室就是傳出了這種聲音。

三橋聽見了這個問題,把原本要下肚的牛奶又噴了出來,慌張了手腳但卻沒有打算回答田島的問題。
「呃…三橋你這樣好髒唷…」好顯剛才沒有太靠近三橋,不然滿臉都是牛奶,而且還會有唾液在裡頭。
三橋緊張得拿出了衛生紙,把剛才的地方擦了乾淨后,又慌張了。






「三橋喜歡就要說啊!!!!」田島拍了桌子,讓原本就很緊張的三橋從椅子上摔了下來。

喜歡嗎、阿部…?摔下來的三橋眼神有些迷惘,這個問題在他的心中此刻無解。

「你沒事吧,三橋…」田島拉起了三橋,不過有必要那個過度的反應嗎?像他就很喜歡阿梓,阿梓還不都接受了!(那是你一廂情願的說法吧?)
田島靈機乍現,開心的語氣:「這禮拜是段考週…星期六不是沒有練習嘛?」三橋帶著羞澀的表情點了點頭,隨後露出不解的表情看著田島,一旁的田島開心的笑著卻什麼都不跟三橋說,他拿起手機傳了一封MAIL給他親愛的隊長。













七組的午餐時候,水谷以自己的桌子為中心,把阿部、花井的桌子都般了過來,再然拿出他的便當放在桌上,心情似乎很好的說。
「阿部,你星期六有空嘛?」花井從袋子中拿起了自己的便當。
「嗯…沒有,怎麼?有什麼事嗎?」阿部的嘴裡已經塞了好幾口的麵包。

「悠、喏…田島問我們要不要去他家過夜?」花井泛紅著臉問著阿部。
阿部還沒回答就被水谷先答去了,「為什麼?田島家不是很多人嘛?」
「伯母帶著他們家的人一起去泡溫泉了,悠一…不、田島說他一個人顧家會害怕,希望我們過去過夜。」


這個口痴的傢伙。悠什麼悠啊!阿部思忖著。


「好啊好啊!我想再去玩枕頭大戰,叫田島準備多一點枕頭啊!!!」水谷想起春天那時在山上練習的那個夜晚,他最喜歡的餘興節目就是這個了。

花井不理會那個不重要的人物(?)他把視線移動到阿部的身上。
「不打擾的話就可以。」阿部吃完了他第一個午餐的麵包,吃完一個麵包的新紀錄:一分鐘。

















星期日的天空很藍,棒球隊的一行人來到了田島悠一郎的家裡,大家用著驚奇的表情望了望田島的家,大概與三橋家差不多大,不過外頭的院子比起三橋家的略小了些。


「哇哇,好可愛的倉田鼠。」榮口看著客廳裡桌櫃上的籠子。
「你家是開動物園唷…怎麼還會有鸚鵡跟狗…。」花井傻眼的望著那隻好像有點年紀的狗。
那隻有些年邁的狗緩慢的走著,眼皮下垂著幾乎快看不到眼睛,他走到了三橋的腳下就停了下來,依偎在三橋的身旁。
怕狗的三橋瞬間石化,只有淚汪汪的眼睛正像雨般落下。


「老梓,快過來你嚇到三橋了!!」田島正打開窗簾讓陽光進來家中,那隻名為『老梓』的狗好像聽的懂田島的話語似的,他踏著沉重的腳步離開了客廳。


難怪田島這麼像動物…恩…?老梓…?花井暗忖的同時也發現了不對勁,其他隊員早就已經噗哧的大笑出來。


「去你的!!!為什麼他叫梓!!!!!!」花井向前揪住了田島的衣領。
「他哪叫梓啊!梓在那。」田島比了比那隻站在籠子中的鸚鵡。「跟你說,狗狗叫老梓,鸚鵡叫阿梓、倉鼠叫小梓!!!」田島笑嘻嘻向花井報告。

「你給我改名!!!!!!」

其他隊員哄堂大笑。

 



「喂,你沒事吧?」沒有跟其他隊員一樣去嘲笑那對夫妻(?)阿部看著石化的三橋。
阿部的手抓著三橋比其他投手纖細的手臂,試著把三橋的魂叫回來。

有種暖意從手臂上傳來,三橋的魂似乎才拉了回來。「阿、阿阿…部…。」看見阿部那麼靠近自己,他不禁緊張了起來。
「呼,真是的,都已經跟你認識了快半年了,你還是沒習慣嗎?」阿部搔了搔頭,對於三橋的緊張非常的不滿意。
三橋的臉瞬間又刷了下來,滿臉陰沉的樣子。


阿部君,是不是討厭我…?


「我沒有討厭你!!」阿部在三橋的耳邊怒吼著。
認識他半年了,三橋的表情他大概也看的懂三橋在想什麼,不過用看的有需要花個一年半載的時間研究,非常的很費時,他希望三橋能親嘴告訴他。



「我希望你能把事情全部告訴我,不管是想法還是什麼…」阿部道著。
「嗯…」三橋看了看阿部認真的神情,他的兩頰浮現紅暈。

 







「田島你太誇張了吧!!!!」水谷紅著臉站在田島的房前。
房中非常的髒亂,書包什麼的都丟在底板上,更誇張的房中推滿的都是成人書。

田島開心的走了進來,不過進去是用跳了,他跳過那些雜亂的物品,然後在床底下拿出了兩箱箱子。
「你要看嗎,這可是我的寶貝唷!」田島說著。
「…好好好、…不不不不用了。」水谷開心的語氣隨後轉為害怕的口吻。
田島的背後浮現了一個好大好大的人影。


「田島!!!你的房間也太亂的吧,還有這是什麼!!!」花井捏著田島的耳朵,一副興師問罪的樣子。
「啊啊啊、好痛啊,梓!!!」

「給我收乾淨,還有你居然會有這麼多這種東西!!!!!」花井非常不開心,可能是因為他有潔癖症,看到如此髒亂的地方非常的生氣,又或者是那些成人書…。
「痛啊,梓,我最愛你了啦!!」
「閉嘴!!」





今天晚上十個人要擠進田島的房間裡睡覺,田島的房間滿大的但是礙於個人不好的習性,不過經過阿梓大老婆的整理下,房間變的非常非常的…不像田島神的房間。


「啊啊啊啊,看我的!!!」田島很快的丟了三個枕頭過去,蟬連得獎者是三橋先生。

「啊…啊。」三橋雖然被丟了,但臉上卻很開心,他拿起了那三個枕頭往田島那方向一丟,卻丟著了水谷。
「三橋!!看我的!」


一夥人拿著枕頭你丟我打著,笑聲與某人被枕頭丟的聲從田島的房間傳了出來。








田島的房間電燈突然關了下來,一夥人都玩瘋了也玩累了,就這樣大家就倒地就睡。
















「三橋…你睡了嗎?」阿部輕聲的說。
「啊啊………還、還沒…阿、阿部。」原本趴著的三橋抬起頭來,看著一旁的阿部。



阿部突然伸出手,撫摸著三橋柔軟的髮,然後緩慢的靠近三橋,嗅著他的氣息。
房間過於黑暗,不然阿部鐵定會發現三橋的臉頰已經紅的不像話。

三橋…突然想起田島之前跟他說的話…








如果對方撫摸著自己時…這時候就該主動!









…主動…是是、是嘛?















那不是阿部的錯覺,那是真實的、確實的、實際的…有著暖熱的溫度。
三橋居然在親著自己,況且現在旁邊還有其他人在…怎麼會…。


那渴望已久的唇邊居然自己送上門…
阿部貪婪的伸出舌,在三橋的嘴裡游移,手也不規矩的在三橋的背後…不過…












阿部止住了親吻,他推開三橋,起身離開房間,丟下了三橋一人在那。



三橋眼眸露出非常不解,明明就照了田島所說的做了…為什麼…阿部還會…?
他腦子裡唯一可以解釋的原因…只有




阿部君…一定很討厭他。









三橋捲起身子,一個人暗自在房中抽泣著。

















「三橋最近都吃的很少耶…」
「對啊對啊,而且最近練習時也常常恍神…」
「是不是…跟阿部吵架了啊…」



阿部快要聽不下去了,他忿忿的打開了更衣室的門,看了看剛剛嚼舌根的那幾個人一眼後,撇開視線,換下自己的練習球衣。


他解開了第一個釦子時,花井說:「那個阿部…你到底跟三橋…」

他回答:「我不知道。」
根據他的猜測想法…應該是上禮拜六的晚上…那件事吧!那個蠢傢伙!




接著他解開了全部的釦子後,田島吐了一句:「一定是因為前天你拒絕了嘛!」




拒絕?田島你在說什麼!難道…





阿部整個臉都黑了,看著花井正極力的摀住田島的大嘴巴,他猜到了…田島和花井大概那時都還沒睡吧…。

「像是我如果這樣的話,梓就會乖乖的…啊、痛!」田島被花井打了一拳。







阿部換上了制服後他從櫃子中拿出了一本筆記本跟書包。

「花井,今天不跟你們走了。」
「嗯,祝你好運。」花井一笑。


離開了更衣室後,田島似乎有些不開心。
「你幹麻?」
「哼。」
田島像是個小孩子,脾氣很倔。


「嘻。」花井又笑了。
「可惡,梓你笑什麼!」人家可是很認真的在生氣耶!

「那你又不告訴我,你在生什麼氣?」
「喏…嗯,誰叫阿梓都不對我那樣笑。」


花井聽到了,露出了一個笑靨。

















黃昏之時,橘色的暖光從九組的窗戶外照了進來,班上的人都已經放學了,但三橋卻仍呆在自己的位子上不走,原因:外頭有一隻惡犬。
他假裝在找課本,其實全部的課本早就已經被他不知道丟到哪了。



總不能一直等著吧。



「三橋。」
「是!」三橋驚訝了一下。


阿部從教室的外面走了進來,然後走向三橋的面前,看了看三橋的表情,讓他感覺到自己又好像在欺負他…其實根本就不是!!
他把手上的筆記本給了三橋,三橋則是愣了愣的看著那本筆記本。


「看啊!」居然連這個也要催促。
「是!!!!」
















今天贏的第一場比賽,跟三星的。
贏的不只是分數,還有那個原本對三星念念不忘的傢伙。
希望能在為他付出,然後也希望他對自己可以更加的依賴。



有時候真的是敗給他了,為什麼總是那麼的讓人生氣。
雖然都是小事,滿可笑的。



那個傢伙的手為什麼…總是那麼都冷。
我好想握緊他。



三年不受傷不生病的約定,哼、挺可笑的。
不過這卻給我有種不賴的感覺。



我沒有要生氣,只是他總是一直不講,我真的真的很想知道他的心在想什麼…
乾脆讓我挖了他的心吧!!



為什麼!!總是不能跟三橋搭上話!!
或許脾氣真的得改掉,這樣或許才能跟田島一樣和三橋說話。



那小子的頭毛還滿柔軟的,很好摸。
有種摸小動物的感覺…或許說根本就是吧。



他是真的害怕自己嘛…那我乾脆去整容算了。



那傢伙今天變肥了,終於會吃東西了。
這樣也好,至少比較不會病。









看到這裡,三橋不解的歪著頭看著阿部,好像就跟阿部說,為什麼要拿這本日記給他?



「你還是不懂嘛!!」阿部的臉已經漲紅了,畢竟那是第一次…給別人看那種私密日記。

阿部搶走三橋手上的筆記本,翻了兩頁,那是昨天根本就無心寫日記,亂翻亂寫的字跡。










三橋廉三橋廉三橋廉三橋廉三橋廉三橋廉……很喜歡你!
我好害怕…我會忍不住…。








「耶…耶!!…?」
是夕陽的惡作劇嘛?總覺得阿部的臉比平常紅很多。




「不要懷疑,這些寫的都是…」
「都、都都…是…」三橋認真的聽著。





「你。」










阿部話一落,不差一秒的覆上了三橋的唇,他昨晚就一直懷念著他的唇畔,他多麼希望仍可以在跟他纏綿…




等等…還沒完。





「…嗯、阿、阿部…喏…」三橋滿是漲紅的雙頰。

「怎麼、難道你不喜歡我嘛?」說完馬上又堵住了小嘴。








「嗯、嗯…好、喜歡。」















尤其是筆記本上的…好、好可愛…喔。

 

 

 

 

--------------------------------------------------------------------------

 

這就叫做完全崩壞呀呀呀ˇˇˇˇˇ

(抱頭奔淚)我怎麼會寫這種文呢呢呢??

而且寫田花時,整個很開心。

 

 

 

曌良不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自重者趕快逃離

 

 

 

 

 

 

本來就糟糕了,現在變成了…

非常很很很糟糕的。

 

 

 

 

掯ˋˋˋˋˋˋˋˋˋ

最近迷上了中村桑的聲音!!!

最近喜歡中村桑役阿部說:「MIHASH!(三橋)」

其實大振的聲優最近都萌上了!!!!!!!!!!!!!!!!!!!!!!!!!!!!!

 

 

下野桑代永桑的也不賴。

福山桑役織田才是王道,個人比較喜歡織田,泉的…可以接受。)

 

 

 

 

阿阿阿啊啊啊啊!!!!!!!!!(抱頭)

告非唷!!!

 

我居然無意間聽到了這三個人的BL DRAMA!!!!!

整個哭快死了…真的不知道該笑還是該哭…含淚的告訴自己要自重啊!!!!!!!!!!

 

 

 

代永的聲音真的好嬌啊啊啊啊,整個女氣都上升了!

下野的聲音原本以為是小攻…(田島神是攻啊)但是一聽(噴血)類型完全跟代永的聲線是同款的(弱氣受款)!!!

中村的劇情好悲啊,看了我都忍不住飆淚,總而言之,中村這次當受,我好開心唷(?)女王受!!!

突然發現,聽到的完全是嬌嗔聲!!!受受受!!!(這樣說會不會被網路警察抓啊?)

 

呀啊啊啊啊啊啊,我到底在幹麻啊!!!

 

 

 

 

唉唉唉唉唉ˇ只好聽いきものがかり的歌慰藉我受傷的心靈(?)

聖惠姊姊好可愛唷!!

曌良不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ありがとう(謝謝)

 

覺得MV很讚!!!對大振好有愛。

我喜歡歌詞、劇情、也喜歡Sunset Swish!!!

 

Sunset Swish的歌還滿多拿去當做動畫的OP或ED

像是死神的MY PAC還有反逆的魯陸修(我沒聽過)。

MY PACE在死神擷取的是比較詼諧的部分,一開始聽完全無愛,但聽完整首,我整個狂聽啊!!!!!!!

ありがとう也是,我好愛唷,尤其是歌詞。

 


我只認識佐伯大介我好喜歡他的嗓音唷,很乾爽清脆(?)

 

歌詞↓

 

今どうしようもなく止め処無く溢れ出す涙を辿れば
現在 如果沿著無論如何也無法停止流出來的淚水

思い出の中にいるあなたに会える
能遇見在回憶中的你的話
ずっと どうしても どうしても素直に言えなかった言葉
一直 無論如何 無論如何也無法坦率地說出口的話語
本当にありがとう
真的很謝謝你

Ah 生まれ育った街 培った我武者羅情熱
Ah 出生成長的街道 培育了我魯莽的熱情
思い通りにいかない度に自分を信じられなかった
每次都無法理解想法 不能相信自己
そんな時にはあなたの汗水流してる姿に
那時候 你那流著汗水的身姿
魅せられてた 助けられてた 何度も
被迷惑著 被幫助著 不管多少次

届かなくて追いかけてバカみたいに転んだけど
即使無法到達也追趕著 即使像個笨蛋似的跌倒了
諦めない大切さを教えてくれていたんだ
不要放棄的重要性 是你教給我的

今どうしようもなく止め処無く溢れ出す涙を辿れば
現在 如果沿著無論如何也無法停止流出來的淚水
思い出の中にいるあなたに会える
能遇見在回憶中的你的話
ずっと変わらない優しさと厳しさで包み込んでくれて
包容著一直不變的 溫柔與嚴格
本当にありがとう
真的很謝謝你

言うことなすこと全て正しいわけじゃない それでも
即使說的與做的事情 全都沒有正確的意義
心があった 熱さがあった それがとても照れくさかった
有著感情 有著熱情 那有點耀眼
路を示すあなたに いつも減らず口叩いて
指示著路的你 一直不曾少說些令人討厭的話
自己主張して 遠回りして 迷ってた
自我主張 繞著遠路 迷惑了

逆らいながら傷付いて流されながら見失い
為了逆流前進而受了傷 就算被沖走 迷失了
諦めない大切さが少し解ったようです
不要放棄的重要性 好像稍微理解了

今どうしようもなく止め処無く溢れ出す涙を辿れば
現在 如果沿著無論如何也無法停止流出來的淚水
思い出の中にいるあなたに会える
能遇見在回憶中的你的話
大嫌いだった大好きなあなたに言えなかった言葉
對最討厭 最喜歡的你 不能說的話語
本当にありがとう
真的很謝謝你

頑張ることが辛くても 走り出せるから
即使努力的事很辛苦 開始向前奔走
きっと きっと あなたのように
一定 一定 能像你一樣

今どうしようもなく止め処無く溢れ出す涙を辿れば
現在 如果沿著無論如何也無法停止 流出來的淚水
思い出の中にいるあなたに会える
能遇見在回憶中的你的話
ずっと どうしても どうしても素直に言えなかった言葉
無法坦率地說出口的話語
本当にありがとう
真的很謝謝你
あなたにありがとう
向你說聲謝謝

 

 

 

大振的OP、ED都很很很好聽啊。

我愛我愛我愛大振啊,最近狂看MAD

…好擔心考試唷。

(你活該,誰叫你現在還在這)

曌良不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彌補火紅色的愛未完文。

※看不懂者,當白目文。

多周瑜中心出發

 

 

 

 

一個人的佇立在黑色的深淵中,他甩了甩玄髮望了望週遭,然後抬起腳試著想要往前走一步,卻不料跌了一跤。

 

 

這裡是哪裡…?為什麼天空這麼黑,我為什麼…什麼都看不見…?

 

 

 

 

他的腦後方突然有一絲光芒,他回首一看那到光。

 

 

 

光…不、那是…火。

 

 

 

 

視線完全的回來,他發覺自己躺在岸邊,因為方才的一跤讓他身上都是沙子與海鹹味,望著海岸上有著好幾艘軍船正在燃燒著兇猛的火舞。

 

 

他不自覺暗忖著。

 

 

這是誰與誰的戰爭…還有他不是好端端的在睡覺,怎麼一睜開眼就…步入爭戰中?

 

 

 

軍旗…?魏…?

 

是曹操在跟誰打戰!!?

 

 

 

遠方的軍旗沒入紅焰中,不近看根本就看不清楚曹操的對手是誰。

 

 

 

「公謹!!」

「公謹!!!!你在哪?」

 

 

快被烈火吞沒軍船的前方站著一名女子,正喚著。

穿著潔淨純白袍子,褐色的長髮與後方的火焰似乎快成為一體,女子滿臉留著不捨的淚,手持著一塊茜紅色的玉兒。

 

 

我?!怎麼會叫我的字呢?

 

 

 

他很想起身卻全身無力動彈不得,他只能仰著頭望著那女子的吶喊。

 

「公謹…」

最後一聲的無力,最後完全的被淹沒於火中。

 

 

 

 

他好心痛,沒有原因。

或許是明明人命關天的事情,他卻什麼都不能…。

 

 

 

 

 

 

 

 

 

 

伯符的聲音。

 

「公謹!!」

 

 

 

睜開眼,才發現剛才那全是場夢,是場惡魘。

 

 

 

 

夢…夢,這種東西,是預兆還是慾望…?

 

 

 

 

 

---------------------------------------------------------------------------------------------------------------------------

(告非)!還有一天段考,馬的,我居然跑來打文!!!不要命啦。

 

 

英文不要當我!

計概不要當我!

設計圖法不要當我!!

 

ˊˋ

 

因為太久沒有打火紅色的愛了。

想來打個極極短篇。

這是周瑜大人夢見的夢唷,大概吧(打)

今天我居然五點就起床了,結果我居然跑來打這個。

掯,真的不要命了。

曌良不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