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IMAL






目前日期文章:200810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性向:正常向

※CP:成堂步君∕真宵君

※注意:本篇為前傳

 

 

 

 

 

 

 

 

「…姐、嗚嗚…姐姐…」眼淚似乎沒有暫停過,她一直的揉著眼。

最親密的親人總是那麼快的就離自己遠去,媽媽是如此…姐姐你也要跟媽媽一樣嘛…?

 

 

外頭的雨下的令人沉悶,一股憂鬱悲傷的氛圍瀰漫著。

「真宵…別哭了,好嗎?」心情也開始被她的淚波動。

 

 

 

 

 

 

真宵抬起頭望著那到聲音的出處,視線模糊,焦距不清楚,那個人的臉不是看的很清楚。

 

「成步堂…」你…也要離開我了嗎。

 

 

 

 

真宵向前握著了成步堂的手,雙手把他的左手抓的很緊。

「可以牽著我的手…不放嘛?」真宵道。

 

 

 

 

他不語,只是把真宵湧入懷中,順著柔順的髮摸著。

成步堂藍色的西裝前方馬上溼了一片,親人離去這種事都會發生在每個人身上,那種感覺他了解,真的很不好過。

 

 

他像是在安慰孩子,眼神裡充滿著溺愛。

「嗯,永遠不放。」溫柔的笑道。

 

 

 

好可怕!我怎麼會寫這種文!!!???

雖然對這篇CP沒有很有愛,但是願意嘗試看看~

 

曌良不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BL向 (風魔小太郎/森蘭丸),不慎者勿入。

 


抓不住的風(Not catch the wind)














白皚皚的雪地上被染了降紅,一點、兩點、三點…那紅慢慢的暈開然後漸開在雪上,腹部一陣絞痛,血液慢慢的從傷口上溢了出來。
小巧臉兒的眉上已經糾結在一起了,抓著雪粒的手隨著風勢的強大漸漸的失去知覺。





他只覺得冷,覺得自己會死…。










「你…是誰?」
從來沒有聽過的音,讓他感覺到一陣酥麻,讓有著瘋狂著迷的嗓音,他忍著痛苦抬起頭看著說話的人,那就算風一樣的男人出現在眼前。

「我是…蘭丸。」



蘭丸,這個名是比命還要重要的信念,我不能忘記。







閉上眼之前,他看到了一個像極了風的男人。





那個陰暗的黑夜裡他在趕路,如風般策著馬轡,卻因為太過於著急了,一個不小心與馬兒一同摔入崖下。
他穿著不多,只因為他希望在最短的時間內把消息送到,可是現在一切都完了,現在不僅下了雪,他可連走路都有困難了。







山上正下著暴風雪響颼颼的吹著,一層一層的白雪覆蓋在山中,風不斷殘暴兇猛吹打著。
山中的穴裡卻有著燈火光,完全感覺不到外頭的寒冷,暖意不斷在體內流動著,讓人不禁感到舒適。




嗯…好溫暖。




蘭丸的眼中視線依然模糊,那個燈火照著那男人的影子,影子看的出男人的健壯體魄。
他坐了起來不斷的揉著自己的眼,為什麼怎麼看就是模糊呢…

他的左手突然被止住了,溫暖的掌心傳來他手上,雖然那隻止住自己的大手留著長尖的指甲卻沒有弄痛他,只是輕輕的觸碰著。
「別揉…會更痛。」
「放、放開!你…是誰!」蘭丸想要掙脫著那隻手,但卻怎麼都使不上力,左手掙脫著、右手不斷的打著他。



見到自己的主人被攻擊著,兩隻褐色狼狗正凶狠的瞪著蘭丸,衝了上去咬著了蘭丸的大腿,白皙的大腿上開了一抹鮮豔的紅花。
「下去!」男人對於兩隻狼的行為非常的不滿,以主人的口氣責備著牠們。


蘭丸摸著自己大腿上的痛處,但每摸一次是又痛一次,那份疼痛讓他蹙眉著。
「…對不起。」男子用著指尖摸著蘭丸,意外的是,卻不會有痛的感覺,還有被風摸撫過的感覺。









「叫蘭丸吧…」低沉的聲音是那麼的容易消逝般…
「是、是!」突然被這麼叫住,蘭丸不知道該怎麼辦。

「名字…好聽。」
「啊、謝謝。」


怎麼那麼突然就…



說著說著那傷痕緩緩的閉闔起,那溫痛的血突然不再液出來了,讓森蘭感到非常的訝異,他訝異的望著那模糊的身影。


他到底是誰…




「看見了?」
蘭丸搖著頭,或許真的沒有辦法了,雖然有些悵然,但心中很感激他,要是沒有他的出現,自己早就死了吧,蘭丸用雪白的手摸著男人的臉。
那指尖如水般的滑落,讓他不禁把臉沉溺在於蘭丸的手心。



「可問你的名嗎?」
「本忍沒有名…」
「為什麼?」



男人沒有回答,只是吐了一口氣,雖然看不見他臉上的表情,但是蘭丸似乎卻看見了那擠眉的表情。



「那我幫你取個名,好嗎?」蘭丸的視線雖然模糊著,但卻依然的閃耀動人。
他沒有回答,只是點了點頭。



「嗯…」蘭丸閉起眼兒,手心仍然放在男人的臉上。
捲長的睫毛讓男人情不自禁掉了那深淵,他只是靜靜的看著蘭丸那如美花般的臉兒。


突然又睜開了美目,讓剛才沉溺其中的他有些嚇著了。
「叫風、好不好?」
「風…?」他不解著為何要取這個名。
蘭丸展開了甜美的笑容,說著他取這個名字的由來,蘭丸似乎有些喜悅。


「因為我覺得你很像風啊!」









山洞外依然風大雪大,森蘭丸與他在這已經待了兩天。


「風…這場暴風雪很難停嗎?」蘭丸扶著風的胳臂,雖然看不見但仍?望著外頭問道。
「暫時停不了…」他看著蘭丸顰眉蹙額的表情,也開始愁起了眉。




信長大人的事…怎麼辦…





他鬆開了那隻靠著風的手,黑色平順的柔髮離開了山洞後凌亂了起來,眼睛所見的是一大片的雪白色,那情景還是看不清楚。
手不停的摸索著卻怎麼摸到摸不著個東西,他重心不穩的跌了一跤,身子弄得全身是雪。
風從山洞中跑了過來,拉起了森蘭後拍拍他身上的積雪。


「怎、怎麼辦…信長大人一定會很生氣。」居然把命還要重要的東西弄丟了。
「…」他不語。
「還不如死去算了…」蘭丸嘲笑著自己,命是撿回來了,但是更重要的信念卻丟了。




風看見了蘭丸如此的模樣好像有些心疼,把他的頭按著隨後擁入自己的懷中,矇矓的雪地中,擁抱的身影仍是清晰可見的。



他在蘭丸冰冷的耳邊道著:

「為風…」

「…延續下去…」

那種輕盈的觸感飄過於唇,蘭丸睜大了眼兒卻沒有一點厭惡感。
或許是吹著雪風太久,蘭丸意識越來越模糊,他只記得那溫暖的餘溫,還有那個如風般輕盈的吻。








溫度好像有些暖,睜開了雙眼,他看到了自己房裡的天花板,米白的斜陽照入了和室,這麼悅耳的鳥鳴為何是如此的陌生。
感覺到不對勁,蘭丸正環視著周圍,才離開幾天罷了,為什麼會如此的陌生。




「眼睛!眼睛!」他摸著眼角旁開心的喊著。
原本以為已經毫無希望的眼睛現在都恢復了,他開心的留下了眼淚。




但是…那淚好似有些苦中作樂。




外頭傳來了腳步聲,一股霸氣的氣息,還有跟隨在後的侍從。

「蘭丸你醒啊。」蘭丸還來不及拜見,織田信長就已經在他房裡,表情帶著一些開心。
「啊啊、拜見、信長大人。」蘭丸不忘禮節,馬上跪在信長的前面。
信長彎下了腰瞧著蘭丸的臉。
蘭丸想起信長拜託的事被自己搞砸了,他抱著必死的決心對信長道:「在下罪該萬死,沒能辦好事情,請準切腹。」



信長並沒有會這件事生氣,反而笑了起來。
見著了信長的嘲笑讓蘭丸有些生氣:「信長大人!我是認真的。」



「讓吾延續汝的生命吧…」











蘭丸心頭一驚,他想起了那個雪花飛的那天,那個人也是這麼說的。





他試著用記憶拼揍,模糊的碎片一片一片的試著,蘭丸想起了那個人的樣貌,沒有一絲模糊不清。

臉上刻有黑色紋路、鼻如懸膽、音聲如鐘、還有如風般的溫柔。







風吹入蘭丸的房裡,輕輕的撫過他的臉,感覺像極了那個人撫摸著自己的臉。





「風…。」

蘭丸看著風的來源處,嘴裡呢喃著。

曌良不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異樣CP

※森蘭丸/風魔小太郎

※此篇屬於前傳(汗)

※完全BL

 

 


 

 

 

 

 

 

你只是一陣風。

悄悄的來也悄悄的去。

 

那次的相遇是風與雪交縱。

躺在白皚雪地上的我,眼神只停留在你身上…

身上有著苦苦的淡味、而銳利的眉勾著我的魂。

在我眼裡,那一刻時間停止住了…。

 

 

 

你的第一句話至今仍搖蕩在我耳際…

「妳…是誰?」

 

 

 

你不喜歡把真實放在表面上,溫柔你永遠只藏在自己的心底,讓人自個去尋找著。

總是表裡不一,但你的每個舉動都是溫和輕柔的,就跟風一樣。

 

 

 

 

 

但不過如此罷了。

 

因為你是風。

來的快去的也快。

 

我至今抓不住方向…我仍只留戀。

 

 

 

 

 

 

 

 

 

有些訝異!因為我居然我喜歡這對CP…

沒辦法,對我來說蘭丸是女的!

 

這是前傳唷(汗)本文至今還下落不明

曌良不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有個死貓說要當我的孩子

我就囧了…

 

就這麼想在媽媽的肚子裡面嘛?!!!!!!!

就這麼想當媽媽的孩子嘛???!!!!(你這不是承認了嗎?)

 

真是的…

 

 

 

 

好吧,反正現在都半路亂認親的…

曌良不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